刚刚,“最高规格”的喊话来了!民企不强,中国经济没有未来

2018-10-2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刘晓博

今天(10月21日)下午4点,新华社播发了一条电稿,文字不多,却雷霆万钧。 有图才有真相,所以先上图。截屏来自新华网的专栏学习进行时。 怕大家看不清楚,所以把正文转录如下: 你们好,来信收悉。看到有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踊跃投身脱贫攻

  今天(10月21日)下午4点,新华社播发了一条电稿,文字不多,却雷霆万钧。

  有图才有真相,所以先上图。截屏来自“新华网”的专栏“学习进行时”。

刚刚,“最高规格”的喊话来了!民企不强,中国经济没有未来

  怕大家看不清楚,所以把正文转录如下:

  你们好,来信收悉。看到有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踊跃投身脱贫攻坚,帮助众多贫困群众过上了好日子,我非常欣慰。

  改革开放40年来,民营企业蓬勃发展,民营经济从小到大、由弱变强,在稳定增长、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民营经济的历史贡献不可磨灭,民营经济的地位作用不容置疑,任何否定、弱化民营经济的言论和做法都是错误的。

  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是党中央的一贯方针,这一点丝毫不会动摇。希望广大民营企业家把握时代大势,坚定发展信心,心无旁骛创新创造,踏踏实实办好企业,合力开创民营经济更加美好的明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刚刚,“最高规格”的喊话来了!民企不强,中国经济没有未来

  上图:中国政府网也转载了这篇报道。

  这是3天之内,最高层再次对民营企业问题表态。上次是10月19日,股市跌破2500点的时候,副总理刘鹤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语境是,上证指数跌破了2500点,主要面临股市维稳问题。但刘副总理却谈了5个问题,2个关于股市,2个关于民企,1个谈整体经济形势。

刚刚,“最高规格”的喊话来了!民企不强,中国经济没有未来

  由此可见,高层已经认识到:目前经济的下行压力,目前股市的下跌,都跟民营企业的“预期不好”有深刻的关系。民企的外部环境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

  下面让我们重温一下10月19日刘副总理关于民企的两段谈话,文字不多,全文引用:

  记者:当前民营企业对落实基本经济制度面临一些焦虑,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刘鹤:首先,我想特别强调,我们必须坚定不移贯彻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一方面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另一方面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目前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存在一些误解和偏差,比如说有些机构的业务人员认为,给国有企业提供贷款是安全的,但给民营企业贷款政治上有风险,宁可不作为,也不犯政治错误。这种认识和做法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必须从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认识这个问题。民营经济在整个经济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如果没有民营企业的发展,就没有整个经济的稳定发展;如果没有高质量的民营企业体系,就没有现代产业体系,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就是支持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那些为了所谓“个人安全”、 不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行为,在政治取向上存在很大问题,必须坚决予以纠正。对民营企业,要强调“四个必须”:一是必须坚持基本经济制度,充分发挥中小微企业和民营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二是必须高度重视中小微企业当前面临的暂时困难,采取精准有效措施大力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三是必须进一步深化研究在减轻税费负担、解决融资难题、完善环保治理、提高科技创新能力等方面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四是必须提高中小微企业和民营经济自身能力,不断适应市场环境变化,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最近,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全国工商联等要专门到各地了解基本经济制度的落实情况和中小微企业的发展情况,希望大家给予支持。

  记者:社会上对“国进民退”有一些议论,您对此怎么看?

  刘鹤:社会上所谓“国进民退”的议论,既是片面的,也是错误的。最近,一些前期通过高负债扩张较快的民企,由于偏离主业,在流动性上遇到困难,国有银行或者国有企业进行帮助甚至重组,是帮助民营企业度过难关,恰恰体现国企和民企相互依存、相互合作,我认为是好事,不存在“国进民退”的问题。民营企业经营状况好了,国有资本可以退出。反过来,如果国有企业遇到困难,也可以通过民企积极参与提高效率。我们还鼓励具备条件的、比较好的民营企业在产业重组中发挥积极作用,对同行业的一些有竞争潜力但目前面临困难的中小企业进行兼并重组。必须看到,我国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国有企业多处于产业链上游,在基础产业和重型制造业等领域发挥作用,民营企业越来越多地提供制造业产品特别是最终消费品,两者是高度互补、互相合作、互相支持的关系,未来中国经济将沿着这个方向不断提高,走向高质量发展。我们必须从传统固化的观念,转向用全新的现代化产业链理念来认识国有和民营经济。

  我特别想说,在当前中国经济仍处于“三期叠加”阶段,一些企业面临一些困难,这恰是企业家大有作为的阶段,有勇气、有眼光、敢作为的企业家应先走一步,不负众望。中国政府将创造平等环境,强化法治,加强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坚持基本经济制度,深化改革开放,我们没有理由不对中国经济发展广阔前景充满信心。

  从刘鹤的谈话看,高层充分认识当前民企的“尴尬境界”:由于反腐败进入深水期,官员有强烈的自保心态,不愿意跟民营企业发生关系。所以,无论是政策、项目、贷款等,能给国有企业的,尽量给国有企业,尽量不碰民企,以免产生“腐败嫌疑”。

  但问题还不仅仅是“腐败嫌疑”这么简单,还有“民粹主义”思潮的崛起。因此刘鹤才说:“目前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存在一些误解和偏差,比如说有些机构的业务人员认为,给国有企业提供贷款是安全的,但给民营企业贷款政治上有风险,宁可不作为,也不犯政治错误。”

  所谓“政治风险”、“政治错误”,来自民粹主义思潮的崛起。上个月,万科高层提出了“活下去”的口号,郁亮曾解释说:

  因为当前整个社会都倾向于反资本、反大企业,普通老百姓都把贫富悬殊、社会板结等问题都归结于大企业、大资本方,最可怕的是这是整个社会的共识,政府和知识界也站在普通民众这一边,来共同面对大资本和大企业。

  在这种转折面前,我们必须要对大规模、小概率、高风险事件保持敏感、确保可控。我们要认真做好事情、心安踏实、不求出名,因此集团梳理的第二个原则是风险和收益严重不匹配的业务需要进行调整。

  面对“民粹主义”思潮的活跃,万科这种“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采取的措施是低调做事,避免被污名化。而其他纯粹的民企,可能出现不敢加大投资,或者暗中转移资产的做法。这对于经济发展显然是不利的。

  在这波“反资本、反大企业”的思潮中,还出现了“反房地产”、“反娱乐明星”的“子思潮”。前者被认为推高了房价,后者因为存在透漏税。对此,房企也非常惶惑,纷纷改名字、参股实体经济(比如新能源汽车)来自保。

  这就出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房地产在现阶段仍然是中国的第一主导产业,对国民经济贡献最大,但最“污名化”,简直成了最低贱的行业——股市里不让房企IPO,不让增发,限制发行债券,限制股权质押。这种环境不改变,肯定只能让房屋供应量越来越小,最终房价反而上涨更加猛烈。

  今年以来,“请民营经济离场”的言论一度甚嚣尘上,无形中增加了民营企业家的惶恐感。

  中国经济是三大元素构成的:国企、民企、外企。在中国深化对外开放的时候,外企进入的门槛越来越低,很多敏感行业都对外企开放。如果在这样的历史时刻,民企被不断弱化,最终变得可有可无,先不说中国经济能否承受,那时候的中国经济将呈现什么模样?恐怕会被外企掏空。

  所以,中国的开放不仅仅是对外开放,更是对民营企业开放。没有一个强大的民营企业阵营,不仅仅经济没有办法稳住,就业也不可能稳住,因为中国80%的就业、90%的新增就业要靠民营企业。

  民企消失了,中国就不可能继续推进城市化,只能被迫搞逆城市化。当年的“知青上山下乡”,其实质就是无法解决就业问题。后来的计划生育、延长学制、大学生研究生扩招,都有就业压力的背景。

  说到底:没有民营经济的活跃,中华民族的人口就很难增长,而只能搞主动的“人口通缩”,自己把自己“做小”。

  两次喊话,绝对不仅仅是喊话而已。我相信,近期中央会有推动民营企业发展的文件出台,会有一系列强有力的政策为保障。而给民营企业发展,创造一个好的政治环境、舆论环境,显然更加重要。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