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没有互联网

2018-10-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西部君 西部城事

到二三线城市去,还是继续北漂? 这两天,两家关于互联网公司的新闻,各自提供了解答。 第一个案例是锤子科技和成都疑似分手,第二个案例是小米南下,在武汉和南京设立第二总部,鼓励员工搬迁。 严格来说,锤子科技和小米,都不算是正统的互联网企业,不过它

西部没有互联网

  到二三线城市去,还是继续北漂?

  这两天,两家关于互联网公司的新闻,各自提供了解答。

  第一个案例是锤子科技和成都疑似分手,第二个案例是小米南下,在武汉和南京设立第二总部,鼓励员工搬迁。

  严格来说,锤子科技和小米,都不算是正统的互联网企业,不过它们是硬件公司中互联网气质最重的一挡,所以布局调整衍生出关于互联网产业地域分布的不少解读。

  锤子刚开始布局成都时,收获了政府基金的6亿投资,一度被认为将打破成都没有独角兽的局面。此次分公司被曝面临解散,战线收缩回北京和深圳,是迟早的选择。

西部没有互联网

  小米则正好相反。从一线城市前往新一线城市,雷军的武汉家乡情怀之外,成本无疑是更重要的考虑。

  它与锤子在二线城市遭遇的水土不服,哪一个才是互联网产业发展趋势的真相?二三线城市是否即将迎来互联网发展的春天?

  1. 互联网百强,一线城市占半数以上

  互联网下沉,是这两年的大趋势,最典型的是快手、拼多多、趣头条的崛起。不过这些以五环外人群为核心受众的产品,企业总部也还是设在一线。比如快手是北京,拼多多是上海。

  可以说,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基本上被一线城市承包了。此前网上有一篇文章叫《郑州没有互联网》,别说郑州,广州都得靠边站。除了微信、网易游戏、阿里UC、唯品会和YY,真正拿得上台面的互联网公司寥寥无几,产值总体差距大。

  二线城市中唯一例外的是杭州,阿里撑起了一个良好的生态,吸引了很多上下游的互联网公司和金融机构入驻。

  今年7月,互联网协会和工信部发布了2018年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名单,北京和上海的上榜企业数量,加起来超过一半。

  而安徽、广西、贵州、河南、黑龙江、湖北、湖南、重庆、四川等9个中西部省份,上榜企业数量一共才13家。

  一二线城市之间,东中西部之间,差距有多大,一目了然。

  如果具体西部重点城市,数量还要更惨。以2018年的百强榜单为例,除了重庆有个猪八戒网上榜外,包括成都和西安在内的其它城市全部挂零。

  2. 为什么成都、重庆只能做巨头的分舵

  在整个中西部地区,成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水平,已经算走在很前沿了,并不比拥有猪八戒网的重庆弱。

  今年八月智博会前夕,腾讯宣布将在重庆打造西南总部。但事实上,早在2007年,它就在成都设立了分公司。

  为腾讯带来巨大收益的《王者荣耀》,正是诞生于拥有大量互联网企业的天府软件园。以至于很早以前,就有成都“西部硅谷”的说法,现在它还被誉为“手游第四城”。

西部没有互联网

  当然不管是腾讯的成都分部,还是阿里的重庆新总部,在互联网巨头们的版图中,更多还是处于支线的角色。

  即便是锤子,核心决策层和业务也不在成都;小米南下,搬迁规模尚不清晰,但小米的总部大脑,撤离北京的可能性并不高。

  为什么?这与互联网的产业特性息息相关。

  互联网产业的更新迭代速度相当快,产业周期短,且高度前沿。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腾讯内部的赛马机制,多个产品、多条业务线同时作战,一个现象级产品的推出,建立在大量炮灰的基础上。

  这种无限试错,要求大量的智力供给。

  北京、上海是985高校聚集地,有着全国领先的一流学科数量,同时还聚集着各类智库或研究院等机构,这些优势能够为互联网公司输送研发码农。

  深圳互联网拼不过北京上海,缺少高校和科研机构是重要原因。

西部没有互联网

  图片来源:黑马网

  所以哪怕身体搬到二线城市,互联网企业往往也会将大脑留在一线,在二线城市设置区域中心的目的也相当简单——压缩成本,无论是工资还是租金。

  而且像小米,它还是个硬件公司,南下新建总部,和华为往东莞迁一样,遵循的都是上述逻辑。

  3. 中西部的最大瓶颈:缺钱

  从2013年首次发布的互联网百强榜单到2018年的,互联网头部企业,整体上并没有呈现出向二线城市转移的趋势。

  除了上面提到的人才,还有一个更重的因素——中西部缺钱!

  互联网是烧钱的产业,先砸钱跑马圈地,再摸索盈利路径,这几乎是通行的商业模式。

  上海以金融著称,融资优势自不用说。北京是众多企业总部的国库所在地,几乎可以用遍地是钱来形容,而工业生产的限制,制约了这些钱的流向,导致很大部分可以转移到互联网。

  在中关村3W创业咖啡馆,用PPT融资,讲一个有梦想的故事换一笔天使轮的场景再正常不过了。但你要去中部的武汉、郑州,去西部的成都和重庆找钱,难度要大很多。

西部没有互联网

  以2017年的统计公报为例,成都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是34423.3亿,重庆是33718.98亿,西安是20047.62亿。北京是多少呢?144086亿,是重庆和成都的四倍,一二线城市的资金总量差距可见一斑。

  这种资金充足程度,没法用人均或者与GDP的占比来衡量,因为互联网产业讲究规模效应,基本都是拥有最多用户量的头部玩家取胜。资金总体体量小,融资机构数量不足,会直接限制互联网公司产业布局的上限。

  一线城市还有着二三线城市所欠缺的开放气质。举个例子,微信总部在广州,但微信乘车码推广最顺利的目前是深圳,不要公交卡,刷手机就可以在几乎所有地铁站通行。

  至于二三线城市,你很难想象,微信会以它们为最先试点的城市。来自公交集团基于售卡和押金池的阻碍,将给推广制造巨大困难。如果互联网产品不能快速占领市场,结局注定失败。

  4. 互联网产业地域版图定型了吗

  那么,是不是说互联网产业的地域版图就此定型了?

  也未必。杭州能诞生阿里,至少说明在产业生态上,二线城市具备竞争的可能。

  比如,作者巴九灵提到,与美国有苹果、亚马逊等不同的是,“中国各省最大企业,居然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他是从营收层面比较,腾讯只能位列广东省第十一位。

  这其实为互联网企业集中在一线城市,集中在东部,提供了一个解释:中国互联网产业整体的发展水平,还有比较大的上升空间,现在只是走过了小半程而已,所以头部企业会呈现出聚集效应。

西部没有互联网

  天府软件园

  而且,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榜中,还有一个数据值得一提。2017,百强企业的业务总收入同比增长是50.6%,而中西部省份的13家上榜企业,同比增长为73.45%,增速要远远高于平均水平。

  可以这样说,论产业潜力,二三线城市要比一线城市大。当然这种潜力能不能得到挖掘,最终还是要回到人和钱两点。

  像重庆和成都,都在发力争做西部金融中心;贵阳的大数据产业,发展势头相当足。整体上看,随着互联网产业基础和氛围的强化,未来西部的互联网,依旧有无限可能。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