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野心暴露,要抢下这个第一!

2018-10-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米筐老船长 米筐投资

1 新一线城市的竞争,越发激烈。而杭州,又一次暴露了它的野心! 10月11日,杭州市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动员大会举行,大会上还发布了《杭州市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行动计划(2018-2022年)》,其目标,就是通过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理念和技术策源地、全国数

杭州野心暴露,要抢下这个第一!

  1

  新一线城市的竞争,越发激烈。而杭州,又一次暴露了它的野心!

  10月11日,杭州市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动员大会举行,大会上还发布了《杭州市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行动计划(2018-2022年)》,其目标,就是通过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理念和技术策源地、全国数字经济企业和人才集聚地、全国数字产业化发展引领地、全国产业数字化变革示范地、全国数字治理方案输出地、国际一流的数字经济营商环境,最终成为 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

  作为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刚刚宣布退休的马老师,亲自来站台,毕竟杭州的数字经济发展,离不开阿里这棵大树:

  “欧洲还在用现金,美国还在用信用卡,杭州只要一部手机就可以,没有手机连要饭都要不到。”  

  “数字经济发展方面,杭州的潜力远远没有发挥出来。”

  杭州全力发展的数字经济,是个什么鬼?

  数字经济的范围极广,包括我们常说的互联网经济、智慧城市建设、人工智能等等,一切服务于城市建设和管理的互联网智能平台,都在其内。

  而它的诞生,改变了几层关系:

  在门户网站时代,互联网的作用在于 改变人与信息的关系 ,无形的网络能把信息传递到世界每个角落,尽可能的打平信息差;

  到了2003年和2004年,淘宝网和支付宝先后诞生, 人和商品的关系开始改变 ,电商蓬勃发展;

  到了2009年左右,O2O诞生,物联网概念被广泛传播, 人与服务的关系开始改变

  再到2011年左右,互联网金融诞生, 人与金融的关系也开始改变

  而杭州,就是一座典型的被数字经济改变的城市。

  早在2000年时,杭州就提出了“实施一号工程,建设天堂硅谷”的战略部署,只不过那时的一号工程指的是科技创新,甚至口号还是“高新技术学深圳”。

  到了2014年,杭州制定了信息经济总体规划,并颁布全国首部《智慧经济促进条例》,数字经济真正上位到“一号工程”。

  数字经济对杭州的改变无处不在:

  在杭州,超过95%的超市便利店,超过98%的出租车、5000余辆公交车都支持移动支付,带一部手机就可以走遍全城,完成“吃、住、行、游、购、娱”;

  在杭州,只要芝麻信用分600以上,就可以不花钱借到充电宝和雨伞;

  下载一个“杭州办事服务APP”,就能办理出入境、公积金、社保等153项政务服务;

  “医信付”让全市近900万持卡群体享受到“先诊疗后付费”;

  杭州的城市大脑2.0,接入4500路监控视频,优化1300个红绿灯路口,还通过手持移动终端,实时指挥200多名交警;

  ……

  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杭州市数字经济实现增加值1592亿元、增长14.7%,增速比GDP高7.1个百分点,占GDP比重为25.0%。

  或许这就是杭州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的底气。

  但杭州在数字经济上,真的占优势吗?并不是。

  2

  我们先来看一下中国的数字经济在全球中的位置。

杭州野心暴露,要抢下这个第一!

  得益于近十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大潮爆发式发展,在全球的数字经济排名中,中国排在第二位,仅次于美国。

  据测算,2016年,美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10.8万亿美元,位列第一位,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4万亿美元,日本、德国、英国分别位列第三至五位,数字经济规模均突破1万亿美元。

  而具体到国内城市,谁发展的最好呢?

杭州野心暴露,要抢下这个第一!

  ▲数据来源:《中国城市数字经济指数白皮书(2018)》

  在这份报告中,上海、深圳、北京、广州、成都占据前五,杭州仅排在第六位。

  从区域来看,前10中,仅有北京一个北方城市 ,前15名中,仅有北京和青岛。南北方的城市较量中,南方还是略胜一筹,北方对新技术、创新产业的接受度较慢。

  观察TOP20城市名单,基本是四个一线城市加15个新一线城市,数字经济的发展水平与当地的经济总量有一定正相关。

  从这里也能看到各线城市的发展差距,比如一线和新一线城市的平均差距超过15分,而新一线与二线城市之间的差距也是如此。

  排名爬升较快的当属贵阳,凭借近几年专注发展大数据产业,贵阳跻身前10之中,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另一个典范城市,如今的贵阳早已有了全新面貌。

  报告还对调研的100个城市划分为5类:观望者、觉醒者、新兴者、追赶者和领导者。也直接给出了数字经济城市的发展路径:观望摸索——规划起步——建设发展——局部突破——均衡发展。

杭州野心暴露,要抢下这个第一!

  ▲数据来源:《中国城市数字经济指数白皮书(2018)》

  领导者城市太少,最多的还是处于觉醒者和新兴者的阶段,这也表明了中国城市的数字经济整体平均水平还不高,尚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3

  而数字经济更大的潜力,离不开人才的力量。

杭州野心暴露,要抢下这个第一!

  分析显示,2017年接近一半的数字经济人才招聘集中在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上海、北京、深圳、杭州和广州的人才流动活跃位于全国前列。 同时,成都、武汉、西安、郑州等中西部城市也显示出人才吸引力。

  恰好,这与上文中的城市排名有着很强的关联性。

杭州野心暴露,要抢下这个第一!

  薪酬才是真正的竞争力。在热门招聘行业中,互联网行业平均薪酬最高,超过了1万元,其次是金融类和房产类,或许这才是无数年轻人投奔互联网大潮中的真实原因。

  在“抢人大战”中备受关注的中西部地区,成都、重庆和西安等明星城市成为区域数字经济高地,人才也不断聚集。

  而从中小企业招聘活跃度上看,深圳与杭州遥遥领先,超过了北京和上海,足见这两个城市的IT产业的活力。

杭州野心暴露,要抢下这个第一!

  比如5年前的云栖小镇,还是一个传统工业园区,而现在它已经集聚了1万多名科技人才。而且2017年杭州市的人才净流入率和海归人才净流入率均居全国第一,其中互联网工程师人才净流入率也高达12.46%。

  或许,这才是杭州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的真正底气。

  数据时代已来,城市管理也将由经验决策向数据决策、权力治理向数据治理转变,数字化能力将成为城市发展的核心生产力。

  但数字化城市建设,也是一项宏大工程,杭州有雄心拿出五年的规划,也还需要解决一系列现实问题,一场硬仗不可避免。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