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肖钢到刘士余:为何总要“救市”?

2018-10-2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刘晓博

身为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刘士余,最近很忙。 他一会儿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向岌岌可危的市场喊话;一会儿又到全国人大,就修改证券法代表国务院做说明。至于他领导下的证监会,最近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加班,以推进系列救市工作的进展。 这些工作至少有以下几项: 1

  身为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刘士余,最近很忙。

  他一会儿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向岌岌可危的市场喊话;一会儿又到全国人大,就修改“证券法”代表国务院做说明。至于他领导下的证监会,最近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加班,以推进系列“救市”工作的进展。

  这些工作至少有以下几项:

  1、出台《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给这些机构输血、续命。  

  2、推动修订证券法,完善上市公司股份回购制度。  

  3、深化并购重组市场化改革,丰富并购重组支付工具,提高审核效率。  

  4、是鼓励地方政府管理的各类基金、合格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券商资管产品分别或联合组织新的基金,帮助有发展前景但暂时陷入经营困难的上市公司纾解股票质押困境,促进其健康发展。  

  5、鼓励私募股权基金通过参与非公开发行、协议转让、大宗交易等方式,购买已上市公司股票,参与上市公司并购重组。  

  6、协调保险资金,让昔日的“野蛮人”通过合规的途径再次参与“救市”。

  总之,过去10天以来证监会每天都有新动作,其目的就是稳住股市,防止上证指数再次跌破2500点。

  或许有人会问:如果上证指数再次跌破2500点,尤其是跌破前期低点2449点,将会产生什么影响?

  影响巨大!

  因为在A股背后,又一个非常大的风险:股权质押问题。

  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止20181023, 市场整体质押股数6427.95亿股, 市场质押股数占总股本10.01%,市场质押市值为42987.04亿元。

  如果A股继续下跌,股权质押风险就可能被引爆。这4.3万亿的股权质押市值,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堰塞湖,一旦奔涌而出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对金融安全产生巨大威胁。

  因此,刘士余目前面临的风险,跟20156月末、20161月肖钢担任证监会主席时面临的困难,几乎是一样的。

  换句话说,从2015年至今的四个年头里,A股一共发生了三次大跌。这三次大跌都倒逼管理层救市, 先后出台了类似“熔断机制”、“限制股指期货交易”、“暂停新股发行”、“无限期推迟IPO注册制改革”、“完善股权回购制度”等做法。上述5大对策里,前3个被证明基本无效,甚至可能是错误的。

  至于后两个举措——“无限期推迟IPO注册制改革”是做到了,但还是出现了目前的股灾,可见也是无效的;“完善股权回购制度”疗效如何,有待证实。

  我的看法是:“完善股权回购制度”不能从根本上救市,只能产生局部、短期的效应。虽然上市公司手里有9万亿现金(截止2017年末),但真正愿意拿出来回购股份的不会太多。

  根据Choice数据,2018年以来沪深两市已经先后有482家上市公司合计完成了1238笔回购,已回购金额达到了274.75亿元。说实话,即便是扩大10倍,回购2800亿元的股权,对A股也是杯水车薪。

  事实上,由于估值仍然偏高,真正愿意“掏血本”回购的公司,恐怕不太多。 但客观地说,这个利好在下周还是会产生短期正面作用的。

  本文想探讨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国股市常常面临“玩不下去”的局面,需要救市? 2015年至今,短短4年时间就出现了3次大危机,让两任证监会主席手忙脚乱?

  我的看法是:管制太多、估值太高、官方对股市期望太大,是根本原因。

  管制太多,这很好理解:我们的A股是实质性上的审批制,一家公司能不能上市,IPO的时候可以发行多少新股,什么价格,在什么时间点发,都要审批。这跟IPO注册制有实质性的区别。

  我之前在专栏里讲过,审批制带来“上市地位”的稀缺,因此中国股市存在“审批溢价”,这个溢价就是“壳价值”。

  即便是经历了今年的大跌,A股所有上市公司的市盈率中位数仍然为30倍。而美股,在经历了持续9年的大牛市之后,所有股票的市盈率中位数仍然不到15倍,而港股就更低。

  可见,A股仍然不便宜。不便宜的东西下跌,再正常不过了。

  审批制把控着,让A股人为处于高价状态。所以,大家都千方百计希望上市出,上市了之后千方百计想套现、逃跑。于是,A股出台了复杂的规则,防止大股东逃跑。

  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都是人精,他们比谁都更知道自己公司的底细,知道真实价值。比如当前股价是30元,而2年后真实价值只有不到10元。他为什么不跑?不让减持,这好办,我去质押股权套现。 事实上,很多大股东在质押股权的时候,就没有打算赎回来。即便质押的时候有折扣,他也划算。因为他的股价充满了泡沫。

  但当几乎所有的上市公司,都在高估值状态下质押了股权,规模达到数万亿元时。官方就必须维持这个估值,否则就会出大乱子。维持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第一,违背契约精神,禁止强行平仓;第二,让国企接盘,购买部分股权;第三,让一些有钱的地方政府,组织成立互助基金,来防止爆仓。

  而一旦股权质押风险缓解,官方又希望通过股市增加直接融资比例,开启“印股票的时代”,再次放大股市泡沫。而新一轮股权质押又会出现,继续倒逼A股估值走高。

  于是,我们的A股就成为一个畸形的市场:长期处于高估值状态,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会“猝死”,需要救市。

  或许有人会问:中国房价也很贵,为什么很少需要在楼市“救市”,反而需要经常调控,控制房价?

  原因很简单:房子是看得见摸的着的东西,它有多大面积、位于哪个城市、拥有什么样的配套资源,小区如何、管理如何,这些都是透明的。但股票就不同,公司真实情况如何,你永远不清楚。如果上市公司被掏空,你几十元一股买的股票就没有任何价值。 而房子,价格跌了仍然可以自己住或者出租,只要位置好,真实价值永远在。

  此外,房子交易周期长,散户可以获得冷静期,不容易被忽悠。而股票是交易极其方便的金融产品,容易受到情绪、消息的影响,庄家割起韭菜来就容易很多。

  总之,管制太严、估值太高(太贵)、官方期望值太高(总是希望全面开创“印股票的时代”),是A股长期处于泡沫状态,经常出现股灾的重要原因。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